關於部落格
銀飾
  • 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敲響第一槌

  □本報記者黃潔   “今天是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成立後開的第一庭,受到社會廣泛關註,今天的庭審也有很多媒體到庭旁聽……”12月16日上午9點30分,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院長宿遲端坐法台之上,在向雙方當事人簡單說明庭審背景後,敲響法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成立後的首次庭審拉開帷幕。   今天審理的是一起發明專利權無效行政糾紛案件,案件中訴爭的是“一種藥物金剛藤微丸及其製備方法”的發明專利。2005年7月1日,本案第三人懷化正好製藥有限公司(簡稱正好公司)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上述專利申請,並於2009年6月成功獲得授權。但2013年12月30日,本案的原告浙江維康藥業有限公司(簡稱維康公司)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覆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專利覆審委)提出無效宣告請求,認為這項專利存在權利要求不能得到說明書支持、說明書公開不充分、不具備創造性和實用性以及獨立權利要求缺乏必要技術特征等一系列問題。但專利覆審委審查後認為維康公司的理由不能成立,做出了維持涉案專利有效的決定。為此,維康公司將專利覆審委告上法庭,請求法院撤銷專利覆審委的維持決定。   《法制日報》記者註意到,此次庭審與以往相比有幾個明顯不同:   在知識產權法院新啟用的法庭內,一個新增的“法官助理”席位格外顯眼。在整個庭審中,法官助理楊靜的角色不可或缺。庭審開始前,楊靜首先到庭,宣讀法庭紀律,核實原被告雙方身份,宣佈雙方當事人訴訟權利義務,完成了一系列程序性工作。而在此前,這些工作都是由書記員和法官來完成的。庭審過程中,楊靜始終在認真聽審,並不時記錄下案件爭議的焦點問題。在庭審臨近尾聲時,審判長宿遲還專門詢問楊靜:“法官助理是否還需要發問?”在得到否定的答覆後,才最終宣佈休庭。   對此,宿遲在庭審後向記者介紹說,法官助理制度是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探索優化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像今天一樣,法官助理要參加庭審,所有查明當事人身份、宣佈訴訟權利義務等工作都交由法官助理來完成,同時他們還享有提請審判長髮問的輔助調查權利。”除了庭審外,法官助理們還主要負責案件審判流程管理和大部分庭前準備工作,包括在庭前明確訴辯意見、進行舉證指導和初步的舉證質證,還要在此基礎上形成書面的庭前審查報告提交合議庭;列席法官合議,併在評議時向合議庭彙報初步案情和爭議焦點等。   庭上多了法官助理,卻簡化了不少繁瑣的庭審程序。庭審伊始,在原被告雙方陳述完訴辯主張後,審判長宿遲直接將歸納好的5個案件爭議焦點逐一說明,庭審完全圍繞著焦點問題展開,原本分段進行的法庭調查和法庭辯論也被合併到了一起。整個庭審中,各方當事人始終圍繞著爭議焦點逐一結合證據發表意見,大大提升了審理效率。案件從開庭到審理完成用了不到一個半小時,最終合議庭經過合議決定擇期宣判,而在以往,知識產權案件由於專業性強,舉證質證環節冗長複雜,整個庭審經常十分漫長。   對於這個變化,宿遲解釋說,這要歸功於訴訟程序的優化。“經過優化審判組織職權配置,我們現在都是‘1名主審法官+1名法官助理+1名書記員’,組成相對固定的審判團隊。   全部庭前準備工作,包括固定事實、明確爭議焦點、初步舉證質證等工作都盡可能在開庭前完成,庭上法官要通過庭審解決案件事實認定、證據採信、法律適用以及作出裁決所需要瞭解和掌握的所有問題。”   今天合議庭的組成可謂“豪華陣容”:審判長為院長宿遲,審判員之一是國際知識產權界享有很高聲譽的專家型法官薑穎,現任該院審判一庭庭長。記者還瞭解到,在接下來的兩天內,該院副院長陳錦川、宋魚水也將與該院其餘3個業務庭的庭長及法官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5起案件。據介紹,今後院長、庭長辦案也將成為北京知產法院的常態化措施,並將在合理界定審判管理權、指導權和監督權的基礎上,逐步弱化行政管理職能,院長、庭長將主要負責審理疑難複雜、新類型、影響行業發展或者社會關註度較高的案件。   據瞭解,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自11月6日建院至今一個月,已經受理案件221件,其中一審案件219件,二審案件2件。上述案件中,行政案件比重大,占到收案總數的63%,尤其是商標行政案件呈現出遞增趨勢。其次,技術類案件比例高,案件社會影響大、關註度高,且涉外案件多、涉外省市當事人案件多都成為該院收案的突出特點。宿遲預計:“未來七八年內,北京知產法院每年收案量都不會低於15000件,而且其中絕大部分是一審普通程序案件。”為此,該院將不斷探索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優化訴訟程序,保障當事人訴權,促進嚴格執法。   (原標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敲響第一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